淄博健康网 淄博健康网

“我在家”入驻机场贵宾室:从万亿级家具市场

作者:刘玲日期:阅读:179

分类:淄博健康网/家具制造设备/

  当你在机场贵宾厅候机时,你需要什么样的服务或者体验?以往,大家会把注意力集中在服务上,但其实,沙发、桌椅等基础设施的品质和设计,也在从根本上决定着你的体验和舒适度。当你在贵宾厅松软舒适的真皮沙发上缓解了疲劳和等待的焦虑,临走时想把同款沙发搬回家,这听起来似乎有些不可思议,但现在,这个想法可以实现了。

  近日,首都空港贵宾服务管理有限公司(简称“贵宾公司”)与互联网家居分享直购平台“我在家”宣布达成战略合作,双方共同推出全新升级的北京首都机场贵宾休息室,升级后的贵宾休息室不仅更换了包括沙发、书架、茶台等在内的全部家具产品和软装服务,同时也具备了线上商品售卖的功能。贵宾会员在休息候机的同时,可以通过“我在家”电商平台完成对体验良好的家居产品的购买,“所用即所购”模式的实现,开创了家居领域电商平台与线下消费场景的结合,被誉为场景电商的新样板。

  不同于万达等纯线下的卖场,也有别于天猫等纯线上的卖场,进驻商业空间是一种更适合移动互联网连接的全新零售方案,是互联网下半场主流的售卖模式。我在家进驻商业空间,使机场、书店、酒店大厅不仅能提供原本的服务,还能进行零售的售卖,为商业空间赋予了更大的价值,使它能够参与到零售中来。这也同时带动“我在家”从万亿级的家具市场,迈向十万亿级别的大家居市场。

  新零售形态下的全新空间样板:公共空间的场景延展+私人空间“生活家”模式

  一直以来,家居电商化程度始终不高,数据显示,2016年中国家居家装市场规模在4万亿左右,其中家具制造业规模在9000亿,利润总额规模在570亿左右,其中,互联网电商占比虽然保持着稳定的增长(约2.5%/年),但只占到总规模的10% 。而中高端家具的互联网渗透率更低,只有2%。

  究其原因,在于中高端家居销售的一个先天矛盾:重体验,渠道成本高。作为低频、偏理性消费的“大件”,传统电商显然无法解决产品体验的问题,而设立线下卖场或者体验店会导致成本居高不下。如何在不增加渠道成本的前提下,完成用户对中高端家居的体验?

  “我在家”所打造的样板空间无疑是一种有效的方式。以首都机场贵宾休息室为例,当“在休息室候机”这一时间和空间被赋予更多的功能,一种全新的体验场景就出现了,消费者在候机的同时可以完成对家居产品的体验,并在体验之后通过“我在家”APP下单贵宾休息室里任何一件家具,真正实现所用即所购。

  “我在家”CEO赵启明表示,基于原有生活场景展开的线上交易平台,和传统电商最大的区别在于将社交、生活、文化等多方面的因素融入电商交易的过程中,不仅可以让消费者对商品有更直观的体验,还可以抢占消费者对品牌及其背后所倡导的生活方式的认知。

  除了首都机场,“我在家”与桃园眷村、芸台书舍、亚朵酒店等兼具调性与品质的网红级店铺展开合作,打造不同场景下的空间样板,这些店铺里的特定家居产品,皆可通过“我在家”APP下单购买。

  这种在公共空间里的场景延展,被“我在家”定义为“B端生活家”,以区别“我在家”所独创的私人空间的“生活家”模式。

  所谓“生活家”,是指在“我在家”平台上完成消费的老用户依据个人意愿选择成为“生活家”,在空闲时间开放个人空间供平台上其他新用户上门实地体验家居的真实使用情况。“老客户把闲置及碎片化的时间分享出来,为新客户提供了服务,也能获得额外收入。”据赵启明透露,“生活家”每单可以获得成交额5%的奖励。

  新中产时代的家居销售革命:卖场一半的价格+真实生活场景的体验

  此次首都机场贵宾厅里的家具陈设,与正在崛起的新中产群体对生活美学的追求不谋而合:兼顾品质与美观,在细节中体现日常生活物件的美好,倡导灵动、有情趣的生活。

  新中产群体愿意为品质付费,但不愿意花信息不对等的冤枉钱,对于主打中高端家居产品的“我在家”而言,这恰恰是最好的市场机会。

  不同于传统家居卖场,“我在家”通过直连工厂为消费者挑选出质量可靠、设计优良的家居产品,砍掉了中间商和渠道,直接将中高端家居产品的价格砍到了传统家居卖场的一半。所有商品的信息均在APP上有全面的展示,消费者对材质、尺寸、风格、货期等信息一目了然,方便挑选比较。对工厂而言,“我在家”帮助他们砍去了渠道成本,家具生产企业可以在产品设计和生产上投入更多。

  区别于家居卖场的“展示性体验”,“我在家”把体验这一环节做得更为深入,直接连接真实的生活场景。

特别推荐

淄博健康网